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怎么样帮孩子喜欢上书

2013-4-20 23:38| 发布者: 乔乔| 查看: 501| 评论: 0|来自: 父母必读

摘要: 人类古老的文明的阅读都是从听开始的,听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开始。用耳朵捕捉对象,获得意义,其实也是阅读,大声讲书给孩子听,他慢慢就喜欢了。 ...

  怎么帮孩子喜欢上书?文字好,还是画面好,这个松居子(音)先生的回答靠耳朵,你用他的耳朵,你讲给他听,他慢慢就喜欢了。那么阅读呢?它是从对象中读出意义的过程,用耳朵捕捉对象,获得意义,其实也是阅读,所以我们一定要打破阅读只能是一个人拿起书来看,看懂了那才叫阅读,不是这样的。所以实际上用耳朵听能够不单对孩子,对大人也一样。实际上我这几年也听了不少的书,有时候我也下载一些朗诵的东西,比如说这个做饭的时候,其实我们家有一个很好的台子,上面放了一个笔记本电脑,然后放了一个音箱,这个主要是供我做饭的时候听故事,后来数了一下,这些年我听完了好几部长篇小说,然后《资治通鉴》也听到了唐朝了,这个肯定煮了很多顿饭,这个也可以这么理解。所以你说你做了多少顿饭,就看看我听了多少长篇小说或者听到哪个朝代就可以知道了,其实对大人也是蛮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实际上,人类古老的文明的阅读都是从听开始的,听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开始。所以其实大家有没有想过讲故事,我们现在说read aloud,向外国人学习,大声为孩子读书,其实这一件事情在我们的传统是非常非常深的,而且可能在全世界把为别人讲故事变成一个专业,而且是一个有很悠久的历史的专业是一个谋生的手段,恐怕除了中国也很少有其他的国家是这样子的。大概我们的这种形式评书可以考证大概是从隋朝就开始了,我们现在很多人也很爱听评书,评书是不是read aloud,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其实我特别地喜欢听评书,《三国演义》,也是我在做饭的时候听的,然后听完了以后,我女儿也跟着我们一起听,我们两人就迷上了,听完这部再听那部,但是这个《三国》我们一起听了大概三遍以上,袁阔成的《三国》。


  过去的人讲评书,说书,他一般是怎么说的?只是这么一代传一代的下来,师父讲了,然后听着然后再讲给下一代,其实不是的。很多说书人一开始就是拿小说,拿《三国演义》,拿西游拿什么,然后自己回家去琢磨、研究,扬州有一个姓戴的一位先生,他很穷,但是他还挺会讲故事的,后来他妈说你还是找口饭吃吧,他说我现在穷得连一本书都买不起,我如果能买书我研究一下就可以讲讲了,他妈妈就把保存的很好的裙子去当了,换成两本西游,用《西游记》拿回家,慢慢的扬州有一个著名的讲西游的人姓戴,就是用妈妈的一条裙子换来的书,拿来讲。那么也就是说袁阔成讲《三国》,除了《三国演义》这部书,据说他收集了所有他能找到的关于《三国》的文献,然后还跑到日本去专门去探《三国》藏在他们那里面的我们的《三国》的文献,这样形成了他的书。你看,原文是这样子的,三顾茅庐,大家都很熟悉,我就讲这么一小段,那个当刘关张一顾茅庐找不到人,也不是马上就走了,回头还碰到了崔周平,被书生数落了一番,然后正要回去,这个时候呢,书中有一处险笔,小说,他说遂上马,行术礼,立马回观龙中景物,果然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园贺相新,松黄娇脆,观之不已。这一段写的险笔,他到底为什么要写呢?写龙中景物的优雅,然后写卧龙为什么在这个地方?这个在小说是很好,但是我们想小孩子听起来可能就没那么大的意思,你看袁阔成怎么讲这一段?我来放一放,放出来。


  (袁阔成讲“三顾茅庐”)


  比较一下,书和说书两种说法的不一样,你看这是小说,很干,那么到了说书人这个地方,为什么小孩子爱听书,咱们琢磨一下,你能琢磨清楚,你讲的孩子也会爱听,你看他没有马上的转过去,他留的空白不大,他让你他点出来,兄弟三人上马,哎呀,回头,哎呀,这个孩子爱听,相声词,然后把关张吓一跳,以为又发现卧龙了呢,这是什么?人物的性格,你看关张不情不愿的跟着去,然后玄德一惊一乍的,然后他把短短的几句人物性格做出来的,那个也就是评书中开脸的一种方式,然后看出来了,然后说这个龙中景色多迷人哪!这一下嘶,这个你要学会这个,你讲故事也来“哎呀”,那孩子肯定爱听。其实他就是让你去投进去,并不仅仅是把这个故事的,他是还原那个情境,然后他并不仅仅停留在这些很平俗的地方,然后那真的是等等等等好去处,加一个惊叹,然后最后来一段诗,这个诗其实是来自《东周·列国志》是另外的一部书来的,他移过来的,移了截取了一部分,所以你看看其实一个说书人要把这书说得好,从原著到最后成的那个故事,变成一个雅俗共赏,老人加小孩子,男女老少都喜欢,这是要花功夫的。


  那么这种源于这样的一个评话,我们以前很专业的讲故事,它有一个这个过程,大概到了明清的时候极为盛行。在扬州叫评话,在北方叫评书,扬州评话有一个非常忠实的粉丝,可能也是中国最著名的一个粉丝叫做韦小宝,对吧。大家知道这个韦小宝他从小别的没学过,就光听评话了,但是也能成就,有那么一些成就,这个不容易。而且人的品性你不能说他很差,因为还有特别讲义气,特别忠义的这样的一面的东西,哪来的,评话、评书里来的,所以评话、评书讲得好,其实还真是挺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那么它区别于读书人的那种读法,它又区别于纯粹的民间口传,它依托于书,成形于书,然后成形于说书,然后由这个江湖的艺人和落寞书生共同打造,比如说我们说柳敬亭的师父莫后光(音)就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一个儒生,所以这个传统如果我们能够琢磨,经常琢磨,多听听,你看很形象地实惠、精炼、生动、口气化,这个我觉得不单是给孩子说故事,哪怕自己想好了,把一个故事写下来,恐怕也是很了不起的,中间穿插一些健康的笑料,然后吸收文言文的一些成份,你会发现这些文言文成份孩子是能够接受的,当然稍微大一点的孩子,三四岁以上的孩子,慢慢也能接受,在这个过程当中把丰富的知识和语言结合起来,这是评书的特色,其实也是我们平常讲故事可以琢磨的地方,没有那么简单其实跟孩子讲故事还可以延伸,还有一个我也可以讲传统,其实这个也是说故事的宝典。


  其实相声也说故事,评书也说故事。相声说故事和评书说故事有什么不同?有没有人琢磨过?相声说故事它必须逗你笑,如果你不笑,那不叫相声的故事,评书可以不逗你笑,评书甚至可以逗你哭,当然也可以让你没有感觉,那是它的故事,但是相声一定要让你笑,但是我们给孩子说故事,其实有时候就需要那么一点点幽默感,我们看看相声,一位相声艺术家是怎么处理的?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语言艺术很高的一个成就,我在这里面把一些字标了红色,因为我到小学跟老师们交流的时候,我说这个相声也很有营养,因为这个相声里面有好多成语,对吧,你看我们不是说三年级以上要学成语,不要以为听相声没有营养,还蛮多的,我们听听讲的珍珠翡翠白玉汤这一段,讲朱元璋的。


  (相声“珍珠翡翠白玉汤”)


  讲一段小小的过程里面就穿插了好多的文字,但是最后他逗你笑,把这个突兀的一个对比给表达出来了,像这种书,你看你就算是把它作为文学、文字的处理,都很难去删除,实际上这种故事也是特别有营养的,我觉得我们特别是今天来,可能更多的大家是说怎么给小朋友讲故事,其实我想分享的是这么多年来我的一些体验和学习的步伐。


  这是我的老师,我把袁阔成先生包括这位去世不久的刘宝瑞先生也当做我的老师,我反反复复听,而且你听的时候,你特别要听他怎么说和他怎么停顿的,在怎么停顿这个问题上,刘宝瑞是一位大师,就光听他讲,然后你听什么时候一停,实际上我们在那停顿之中加入了自己的形象跟着来了,所以当你跟孩子讲故事的时候,你琢磨我这句话停在哪里,不一样。


  那么我刚才说的其实是传统的说故事,很专业的,跟我们今天要说的大声为孩子读书有什么不同呢?实际上我们今天说故事发生的地方就不一样了,在家里的客厅、卧室、床上,睡前故事或者在幼儿园里面,在学校里面,作为一种仪式,那么今天可能传统的书可能也是依托书,但是它讲的时候就丢掉书,他必须自己来讲。那么我们今天给孩子读书的时候一般是拿着书,还不是我们一般讲故事,拿着书,童书,拿着图画书我们来讲,他是由我们的家长、老师包括一些志愿者共同来做的一件事情,目的是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和阅读习惯,这是一个核心的话题。


  所以,我们一方面了解这样的一个区分,但是另外一方面要回头去想想其实我们也不是从一开头就做的这个事情,这是一个很有传统的事情,很有渊源,而且我们这件事情可能跟我们祖先很久很久以前是有某种相似之处。以前的文化是由口耳相传的,一代一代传下去了,我们现在当收音机、电视到网络出现之后,其实已经很少有人坐在家里去让爷爷奶奶讲故事给孩子听,孩子长大了之后再讲给他的孩子听,这种状况好像几乎是已经灭迹了,说实话了,真的有点灭迹了,我们以前靠这个体系传下来的东西怎么继续传下去呢?


  实际上,大声为孩子读某一种方面就在做这样的一种事情,就是爸爸妈妈读书给孩子听,孩子长大了读给他的孩子听,他的孩子再读给他的孩子听,就是这样的一种传承,所以我觉得去寻找这样一种传承的现实还是蛮重要的,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并不仅仅是让你的一家的孩子只是喜欢阅读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帮孩子喜欢上,爱上阅读,他的阅读是一种仪式。


  你看当他是这么小的时候,这个胖小子他能听得懂吗?不一定,他抱在怀里,然后看着画面,闻着妈妈的气味,听着妈妈的心跳,然后听着这个声音感到似乎有意义,然后他妈妈去建立这种意义,慢慢地喜欢这个,有的时候他是喜欢这个过程更甚于喜欢这个书本身,实际上我们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往往如此,于是松居之的建议我觉得很有意思,我觉得很有那种象征意味,他说最好是把孩子放在你的胸前,让他一边看着画面,一边听着你轻轻念读的声音,同时听到你的心跳,咚咚咚,很温暖的,很自然的心跳,那你不要说,阿甲先生讲得不错,请阿甲录下来,放回去你听听那上面阿甲讲的,我可能讲得再好,可能也不如你讲得好,对于你的孩子而言,尤其是那样一个温馨的过程,谁也不能替代,你最好也别让别人去替代,这种享受不应该让别人去替代。我常常会收集爸爸给孩子读书的状态,也很好玩,重要的在这样一个过程,各种各样的形态。


  我一直读书给我们家的闺女听,后来,我们家养了一条狗,养了一条狗之后,我们说要把它训练成一只有文化的狗,怎么办呢?读书给它听试试看,于是我们家闺女真的有那么一段时间天天读给它听,说亨利过来,然后它不听了,给它一根鸡肉条然后它就听了,然后没有鸡肉条就不听了,反正读着读着它还是一只不识字的狗,所以我们常常跟她教训一下,你看这个不认识字吧,一辈子只能做狗吧。


  但是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家的闺女学会阅读了,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情,你说让你来读吧,读给我听,那个字读错了,我们喜欢当老师,比如说你读给我们家的亨利听吧,它很乐意,读着读着她就学会了自己拿起书读给别人听,当然我有意无意的埋下了这件事情。阅读就是这样一件,往往是无意之中让孩子习得很了不起本领的一件事情,很简单、很自然、很快乐,结果她学会了非常重要的一门本事,就是在无意之中学会的东西,往往是最深刻,而且是对她产生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情

  我老放这一张照片,我们闺女问,你怎么老放他们家的照片呢?美国人的第一夫人的照片,这本书我们后面还会跟他分享,(英),他们经常去做这件事情,跟别人家的孩子,这是每年的复活节在白宫的草坪上跟孩子讲故事,这里讲的一本书是《野兽出没的地方》,阿甲翻译,我很荣幸,据说是他特别喜欢的,他家老婆说,说奥巴马是(英),读书给孩子听是最有可能形成这么一幕的,就是一家三口一起在这里读书,所以其实读书给孩子听,某种好处真的是家庭和谐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


  这是在学校,一位校长读书给他们的学生听,这个学校已经被关门了,这是一个农民工子弟学校,就在我们的京郊,但是在这个过程之中,其实还是有很多快乐的事情,其中就包括校长在某个下午,每个星期的星期四的下午,在操场上,在大树下给孩子们听,其实他们会爱上阅读,也会爱上这个学校,估计也会爱上学习,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这个比事实上说的,只要学不死就要学到死,喊那个口号,我觉得也蛮有意思的,用得着那样吗?学习是一件让你充满乐趣的事情,如果你没有乐趣,你干吗还要去做呢?这个很重要,各种各样阅读的状态都是这样的,包括我们在2008年到汉望(音)帐篷学校跟那些孩子,你读着读着你就会发现,那些孩子很自然地喜欢上了阅读,天下的孩子都差不多,所以阅读是这样的一种状态。


  我们今天说的大声为孩子读书,他区别于传统的讲故事,讲故事的不依赖书,我们大声读是依赖书,以书为媒介的,然后我们大声读主要是为了传递读作者的意图,因为他的目标是想让孩子喜欢读书,我知道在这里也同样有一个讲座是讲怎么给孩子讲故事的,那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角度,给孩子讲故事是必要的,包括引发孩子去跟你一起来分享故事,非常必要,非常好,但是大声读书给孩子听,他是另一种分享。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父母必读 ( 京ICP备06011946号 京ICP证100913号 )  

GMT+8, 2021-3-2 18:44 , Processed in 0.02538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